看最好的电影,听最好的音乐,读最好的书,至少这是你能做到的。
微信公众号:AlphaIslands

《北京,北京》十九章:三日,十四夜

    小红在前,我在后,走到四楼的东侧,我们一句话不说,楼道里一片漆黑,所有实验室的门都锁着,所有的灯都熄着,楼外微弱的天光和灯光仅仅隐约沾染楼道拐角,我看不见小红的脸。我们走近靠中间的一扇门,门的左边是个巨大的冰箱,冰箱门上了链子锁,右边是个巨大的杂物架子,摆满大小不一的玻璃皿,里面盛着各种人体器官的病理标本,长期没人挪动,所有的玻璃皿顶盖上都沉积了半厘米的灰尘,里面的福尔马林液黄绿混浊。


    我手一动,小红的人就在我怀里了,她人在不停地抖:“我冷。”...


渡边淳一,《樱花树下》

一个男人的体内,潜伏着各个年龄段的自己,从少年到老年。从开始的胆怯,到生鲜的欲望,到理智的自制,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,无法分割。

周末逛了逛书店。这家店在一栋居民楼的17层,小巧又精致,老板娘带着一股清澈的美。进门就端了一杯热水,人特别好。

最近一次在电视里看到坂本龙一,还是去年在新闻里看见他为抗议安倍修宪而在街头做演讲。

这是一首每年冬天都会听的歌,圣诞节就要来了。

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

博尔赫斯

  • 等你到了我的年纪,你也会几乎失明。你只能看见黄颜色和明暗。你也不必担心,逐渐失明并不是悲惨的事情,那就像是夏季天黑得很慢。


  •  我如何对我的日子说:我住在你那里,却未曾抚摸你,我周游了你的疆域,却未曾见过你。


  • 失眠是知道别人独睡时自己不该独醒,是渴望进入梦境而又不能成眠,是对活着和还将继续活下去的恐惧,是懵懵懂懂熬到天明。

《女孩和女人们的生活》,爱丽丝·门罗

  • 当人们告诉你有时候你要去面对,当他们催促你面对摆在你面前的痛苦、猥亵、讨厌的事实时,在这接近背叛的边缘,他们的声音里总是掩饰不住那种冷酷的庆幸意味,以及对伤害你的贪婪渴望。


  • 如果我们年纪大一些,我们当然会继续相处下去,以妥协为代价,协商,解释,辩护,也许会宽容,把这些带进我们的未来。但是我们这么近乎孩童,相信某些冲突的绝对严肃性和决定性,无法宽恕一些打击。我们看到彼此不能容忍的东西,我们不知道别人也是这样,但是他们会继续,以各种方式憎恨和打斗,试图杀掉彼此,然后更加相爱。


  • 永远要记得,男人走出房间,他就把一切都留在房间里了。而女人出门时,她就把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随身带走了。

《失乐园》,渡边淳一

  • 从今以后可以不慌不忙自由自在的生活了,不论怎样挣扎奋斗,一辈子终究只是一辈子。观念一旦改变,过去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不在那么重要,反而是从来不觉得珍贵的事物突然变得珍贵起来。


  • 相信世间存在永恒的爱并且热衷于此的,大多数是女人。


  • 自由空闲了下来,久木才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发自内心地爱过一个女人。

《化身》,渡边淳一

对女性来说,性的快乐要在冲破障碍后才能得到。 所谓障碍物就是羞耻心、洁癖感。越过这些障碍后,就是愉悦的花园。与女性相比,男性几乎没有必须愉悦的障碍,即使有,也只是那么一点点羞耻心,这在产生欲望时会一闪而过。 

男性的性欲说单纯也单纯,说乏味也乏味,容易得到快乐,但不会深入发展。与此相反,女人通向性快乐的道路较窄,一旦深入,便无限制地扩展,回味无穷。

《告别薇安》,安妮宝贝

看了电影《七月与安生》,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原著小说。


  •  对话原来和下棋一样,是需要对手的。势均力敌才能维持长久的趣味。


  • 人生得意须尽欢。其实失意的时候,更需要纵情。因为快乐可以有人分享。而痛苦却没有声音。


  • 这个世界几乎不合所有人的梦想。只是有些人可以学会遗忘,有些人却坚持。


  • 他说,我大学毕业时,最想做的工作是在酒吧调酒和煮咖啡。夜色沉寂而迷乱。是他喜欢的时段。漂亮女孩独自坐在吧台的一角抽烟。咖啡的浓香与烟草和香水交织。唱片放着谋杀人思想的帕格尼尼。无至尽的感觉。可以深陷。


恨你总像月亮,时圆时缺,或明或暗,不能长恋无绝期。

怨你不像月亮,上天入地,南北东西,只有相随无别离。

摄影@雏田

1 / 7

© cyanide | Powered by LOFTER